2017年4月9日 星期日

割肉餵鷹

久遠劫前,有一位護念眾生、慈悲為眾的薩波達國王,平日廣行布施善法,凡是百姓有所需求,總是能夠體察民情,悉心傾聽,應願供給,從不吝惜。

一日,帝釋天王的天壽即將終了,心中愁悶不樂。
這時,所有的天龍鬼神見狀,不約而同地相繼詢問:「天王您為什麼如此面帶愁容?」
帝釋回答:「我的生命將盡,死亡的徵兆也已經出現。如今佛法已經沒落,恐怕再也沒有仁慈的大菩薩住世,我不知往後將歸向何處,所以心中發愁啊!」
諸天龍鬼神說:「在人世間有一位薩波達王,平日廣修菩薩的道法,持戒完滿,德行高遠,慈愍眾生,恩澤惠及有情、福德隆盛;不久之後,就會成佛,您若歸投於他,必能長養法身,斷諸疑慮!」

帝釋天王為了試探薩波達王,因此命令邊境護守的王將毗首羯磨:「今天本王想測試薩波達王是否真的慈悲為懷,愍念眾生,乃至是不是一位如實修行菩薩道的行者。請你化身為鴿,我將變作大鷹,急追在後,追到薩波達王的座前,你所化作的鴿子佯裝出畏懼惶恐的表情,苦苦哀求國王給予保護,如果薩波達王確實心懷仁慈,必定會接受你的歸投,這樣一來便可速知真假。」

言畢,毗首羯磨便化作一隻鴿,帝釋天王變成大鷹,凶猛地緊跟在鴿子後方,窮追不捨。
鴿子一路驚慌地飛到薩波達王座前,一見薩波達王,便急忙鑽進國王腋下,上氣不接下氣地哀求薩波達王,保護牠的小命。
同時間,緊追在後的大鷹也來到了殿前,看到就快到手的鴿子,被薩波達王保護在衣袖之下,便目露兇光地說:「我數日來飢餓難忍,已沒有耐心了,你身邊的那隻鴿子是我覓來的美食,速速歸還給我!」
薩波達王見狀,緩緩地回答:「朕曾經發願要救度一切眾生、善護一切眾生。今日我應該要救護這隻鴿子,豈可歸還給你,讓你殺害生命來祭拜五臟六腑以求溫飽呢?」
大鷹更不甘示弱,反唇相譏:「國王您說要救度一切眾生,但是今天如果您斷絕了我的食物,我同樣也活不下去。難道,我就不屬於一切眾生嗎?」
薩波達王於是語帶慈祥地詢問大鷹:「你需要什麼食物充饑?只要能夠放過鴿子一命,朕一定盡力滿足你的需求!」
「只有剛殺的、熱騰騰的肉,我才吃!」大鷹毫不留情地說道。
薩波達王心想:「牠要求要吃剛殺的熱肉,但是如果我害一以救一,也是不合道理;我既然已發大誓願要救護一切眾生,便應該以自身來救護眾生。」
於是薩波達王立即抽刀而出,割下自己身上的一塊肉,交給老鷹,用來交換鴿子的性命。
此時大鷹又開口說道:「國王您應當平等對待眾生,我雖然屬於畜生道,於理也不應偏頗;您若想用此肉來換取鴿子的性命,是否應該用秤子秤看看兩者的重量有沒有相等?」
薩波達王便叫旁人拿秤子來,將鴿子放在一端,割下的肉放在另一端……。

奇怪的事情發生了,任憑薩波達王不斷割下身上的肉,直到身上的肉都快要割盡,仍然無法等同在秤子另一端鴿子的重量。
此時,薩波達王使盡力氣,踉蹌地站起身來,想要以全身爬上秤盤,換取鴿子。頓時,因氣力不支,跌落在地而失去了知覺;甦醒後,薩波達王自責著說:「為了救度一切眾生,我一定要勇敢地站起來,一切眾生墮在憂苦大海中,我發心立誓救度一切,為什麼還如此地懈怠迷糊!我現在所受的苦,遠比眾生在地獄中所受的苦少太多了;如今我有智慧、禪定、持戒、精進等善法的功德福報,如果還執著短暫無常色身所受的苦為實有,又如何能救度地獄之中心性迷悶、受大苦煎熬的眾生呢?」

不顧身肉割盡,血流淌地的痛苦,薩波達王不斷地發著大願。一心想要站起,一次又一次的倒地,依然使力挺身!倒了又起,倒了再起!
老鷹見薩波達王如此,便問道:「現在你應該知道後悔了吧?放下吧!自己的生命最重要,痛在己身,誰代你苦啊!我還是勸你聰明點,乖乖地把鴿子交給我,這樣說不定還可以保住一命,繼續享你的人天福報,當個一國之王呢!」
「我一點也不後悔!無始劫來我喪身無數,卻絲毫無益於一切眾生,如今我願以此身誓求佛道。」薩波達王堅毅地答著。

突然,奇蹟似地,薩波達王一股作氣地登上了秤盤,兩端剎時平衡。薩波達王歡喜地喊著:「我做到了!我做到了!秤盤終於平衡了!鴿子終於獲救了!」
此時,天地震動,大海揚起波濤,枯樹也綻放出美麗的花朵,天降下香水雨及香花瓣。天神天女目睹這幕捨身救生的善行,都共同歌誦道:「是真菩薩,必早成佛。」

這時,大鷹恢復了帝釋天王的原貌,矗立在大王面前道:「你今天做了如此難能可貴的事,你想要得到些什麼?」
薩波達王回答:「我發心救護一切眾生,不求尊榮快樂,只願早日悟道成佛。」
「剛才你割損筋肉,痛徹骨髓,難道沒有絲毫悔意嗎?」 「沒有。」
「我只見你身體顫抖,氣將盡絕,卻直說不曾後悔,這話有何憑證?」
薩波達王便回答:「我從始至終,心中沒有一點悔恨;如果我所說的屬實,就讓我的身體即刻平復如初!」薩波達王話一說完,身體果真馬上恢復了原貌,真正圓滿了救護一切眾生的大悲願行。
此刻,人天同慶,歡喜雀躍,誦揚善行,歎未曾有。

薩波達王就是釋迦牟尼佛在往昔修行菩薩道的前身。

省思

古之行者,捨身救生,裨於利他的菩薩慈悲胸懷之中,圓滿自利的諸善法行;今之群生,捨身求財色名食種種有漏等法,徒在氣盡命絕之將近,嗟恨心靈的缺憾與空洞。

古來德人,用有限的生命換取光明無盡的功德法財;時下的眾等,卻往往是以無盡光明的法身前途,折取生滅無常的世間糟粕。

釋迦牟尼佛的薩波達王本生故事,讀來壯烈感人,其中的真義卻更值得您我反覆思量。

2017年4月5日 星期三

臼隋亦

這是一個名叫「不平衡國」發生的故事。

這個國家有一個相當奇特的特性──人民就如國名一樣,這裏的人們幾乎都喪失了平衡感。其實喪失平衡感似乎不是那麼嚴重,但是這裡的人不只是身體無法平衡地走路,連心理也常因為失去平衡而互相衝突。在不平衡國裡,人跟人相處永遠像是歪一邊的天平,這也是每一任國王都感到苦惱的問題。

「不平衡國」的歷任國王,都是以傳統的選拔方式選出來的。這個選拔方式是在兩個懸崖中間搭起鋼索,只要能走過去的人就可以被選為國王。而在最近的日子裡,國內上上下下,瀰漫著一股特別的氣氛,因為五年一度的選拔將在十天之後展開!其實對於這件事,國內的人個個都懷著不同的心態:有的人積極想當上國王,所以興奮地爭取名額;有的人則是害怕得要死,因為,一走上鋼索,不是走了過去,就是掉到深不見底的斷崖下。並且,按照傳統,每個城鎮都必須派出一位代表出席選拔。

規定的日期到了,每一個城鎮都按時派出了一位代表,只有一個城一直找不到適合的人選,人們既不想冒死貪那個王位,也不願意嘗試。最後,大家在商討時想到一個人──臼隋亦──不是因為這個人很會走鋼索,而是這個人容易被說服。

在名單確認之後,各方人馬開始展開如火如荼的訓練。有的人在自己搭設的鋼索下擺設鋼釘床,以警惕自己即便是練習也不能疏忽;有的人則是在鋼索下放彈簧軟墊,讓自己不會在練習時受傷;然而,臼隋亦從開始就完全沒有任何的訓練或練習,反而照常過他本來的生活。

十天下來,參選的人死的死,傷的傷,最後只剩下三位,其中的一位即是臼隋亦--他這一個月什麼都沒做。

選拔的日子終於到了,抽了順序籤,臼隋亦是最後一個上場的。

緊張的時刻終於到來了,三個人的臉有了截然不同的風景:
一個自信,因為經過了無數次失敗跌在軟墊上的訓練,他想這一次一定可以走過去﹔
另一個擔心,他深怕自己就這樣把命丟了;
而臼隋亦呢?
從清晨一早起來便如往常一樣,喝了杯茶就悠閒地走到選拔場就位,坐著等待,又請旁邊的人替他倒杯熱茶。
旁人不免有疑,他怎能這樣悠閒?
他說:「我知道得很清楚,我對走鋼索一竅不通,一時也無法作任何努力,所以幾乎可以確定的是--我將會死。那麼,為什麼我不睡好一點?為什麼不如往常一般地自在就好了呢?死亡是這麼確定的了,為什麼還要去麻煩自己呢?」

終於輪到他上場了,他走在非常細的鋼索上……

現場的人看傻了眼,他走得非常好!
沒有人敢相信,就連平日訓練有素的人也在一旁看呆了,
他們直說這一段實在是不好走、太長、能成功的機率太小、危險度也太高了!只要走錯一步,稍有一點不平衡,死亡之手就會在下面接住你的……。
然而,臼隋亦走到了對面時,自己也嚇了一跳,他也沒料到自己竟然可以走過來。

就這樣,臼隋亦即將成為不平衡國的新任國王。結束的時候,早就有一堆等著參加下一次選拔的人排好隊,等著請教他走鋼索的技倆,希望他能夠傳授一些秘訣。

他說:「"就隨意啊!"如果要我說個方式也很難!
我只知道剛剛那樣的感覺,就如同自己在生活中學習平衡一般:永遠不要流於極端。當我略偏左邊的時候,我就馬上向右邊靠來平衡自己,其他的我什麼都沒做,也什麼都不會做。
不過,我所說的這個方法,對你們不會有太大幫助,因為這不是說了馬上就可以學習到、體會得到的,但是,如果你們也能嘗試用這種方式來生活,很自然地,當你走到那一扇竅門前,你不用敲門,它自然就會為你而開。」


省思

當我們的心中對人事物預先存有看法,往往就已落入了兩邊,是善是惡、是好是壞、是成是敗……,這念心就有取捨、得失,得不到平靜。平常心是道,臼隋亦人如其名;然而,隨意並不代表消極、放縱,而是這念心離開了兩邊,在一切境界中無入而不自得,不為物役、不為境遷,「百花叢裏過,片葉不沾身」,就是真正的自在、解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