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5日 星期日

善念永流轉

有一次,一位患血癌的囚犯被送來我們醫院,醫院發現他需要作骨髓移植。

雖然他是流氓,基於人道主義,仍然必須讓他接受治療。

於是我們去慈濟骨髓庫裏配對,居然配對到了。

因為他是惡性重大的流氓,我們心裏也不是很想救他,

所以讓捐贈者知道病患的身分時,我們告訴他:你可以說『不』!如果說不,這件事就算了。

非常令人驚訝的是這位捐贈者說:
「我願意。哪怕是即將槍決的死刑犯,只要他還有活著的一天,只要用的到我,我還是願意。」

一個平凡的人竟有這麼大的智慧,我們只好為他做骨髓移植。

移植後他的反應極為良好,當他知道捐贈者清楚他是犯人,還慷慨地捐贈骨髓時,他非常感動,於是開始悔悟。

他在監獄裏奮發圖強,後來考上護士學校,從護士學校畢業後,他申請來我們醫院當骨髓移植的男護士。

現在他在醫院已經相當多年,主要的工作是向所有病患解釋什麼是骨髓移植。

由於他親身經歷過骨髓移植,現身說法比一般醫護人員說明的效果還好。


我們可以看到,善心的流轉竟有這麼大的力量:
一個善念捐贈了骨髓,不但救了一個生命,還救了一個人的心念改惡遷善;世界上少了一個流氓,就多一分安定的力量。

這又讓我想起在耶魯大學時,有一天在等電梯,旁邊站著一位穿紅衣服英俊高大的男性黑人,

我問他:你要到哪一樓?他說要到九樓,我說那是小兒科,他說:對阿!我要到
小兒加護病房當義工。

他說:我生下來時只有五個月大,在你們醫院住了五個月才出院,我現在長大了,就回來當義工。

我突然間感受很深。耶魯大學附近的黑人區,常常被人視為不是很良好的區域,

當時醫生們都說他是「百萬金元」的孩子,要插管花百萬元急救一個將來可能會吸毒的人,有什麼用?不要去救吧!這是很多醫生心裡的話。

可是我們醫院願意提供這樣的服務,如今,他感受到當年人家救他,今天他要回報社會。

所以很多事情,不是用金錢能衡量的,如果用金錢衡量,這世間就沒有幾件事值得做,至少不關你的事就覺得不值得做。

就像這位年輕人回到我們醫院當義工,不論他能付出多少心力,但光憑他這份心意,就不知道感動了多少人!

因此重要的不是善念的大小,而是善念在宇宙中流轉不息。

2011年9月19日 星期一

紅衫的慧根,深度就在表面

紅杉的慧根 深度就在表面 ——卡爾‧維諾

在有名的加州紅杉林前,觀光客看著那高聳入雲霄,如沈默巨人的一棵棵紅杉,有的瞠目結舌,有的驚呼出聲。

「加州紅杉是目前世界上最高大的植物,最高的有九十公尺,相當於三十層樓的高度。」導遊介紹說。

「能長得這麼高,那它們的根一定很深吧?」一個觀光客問。

「不!加州紅杉是淺根型植物。」導遊回答。

「那狂風暴雨一來,不是很容易就被連根拔起嗎?」另一個觀光客問。  

「這裡面有一個奧秘,」導遊說:「就像你們所看到的,加州紅杉都成群結隊長成一片森林,在地底下,它們的根彼此緊密相連,形成一片根網,有的可達上千頃。除非狂風暴雨大到足以掀起整塊地皮,否則沒有一顆紅杉會倒下。」觀光客都為這自然的神奇而陷入沈思之中。

「因為不必扎太深的根,紅杉就將紮根的能量用來向上生長;而且,淺根也方便它們快速、大量吸收養分,這是它們長得特別高大的另一個原因。」導遊說。


加州紅杉的根,是「慧根」。

一個人如果能多交朋友,廣結善緣,和別人緊密相連,互通有無,快速而大量的吸收各種資訊「養分」,那不僅在遇到狂風暴雨時,有支撐的力量,也能花更少的心血,長得更高、更壯。

慧根短淺,同樣可以成為大器。

2011年9月15日 星期四

言語的三個篩子

一個人急急忙忙地跑到一位哲人那兒,說:「我有個消息要告訴你」

哲人打斷了他的話:「你要告訴我的話,用三個篩子篩過了嗎?」

那個人不解地問:「三個篩子?那三個篩子?」

「三個篩子。第一個叫真實。你要告訴我的消息,是真的嗎?」

那人說:「不知道,我是從街上聽來的!」

哲人說:「現在你再用第二個篩子去審查。

你要告訴我的消息如果不是真實的,至少也應該是善意的。」

那人躊躇地說:「不,剛好相反!」

哲人又打斷了他的話:「那麼我們再用第三個篩子。

我要再問,使你如此激動的消息是重要的嗎?」

那人很不好意的回答:「並不重要。」

哲人說:「既然你要告訴我的事,既不真實也非善意,更不是重要的,

那麼就別說了吧!如此,那個消息便不會困擾你我了。」


不要輕信別人所說的任何人的壞事,除非你確實的知道那事是真實的。

縱然你確實的知道了,也不必將這事告訴別人,

除非你覺得這事是絕對必須說的,

在你說的時候你當記得上天也在聽你口中所說一切的話。

俗語說:「一句好話叫人笑,一句壞話叫人跳。」

我們的話語是否常常使人得到益處? 或使人受傷害呢?

若能自我先過濾一下,

你會發現很多話是不必說、也不用說、更是不該說的。

學習掌管我們的舌頭,不容它胡言亂語,危害別人。

當一個人掌管了舌頭,自然就掌管全身。


古人說:「多言取厭,虛言取薄,輕言取侮。」

------------值得你深思實踐的銘言!!


從今天起留心你口中的言語,那會使你的人生航向完全不同的旅程。

2011年9月3日 星期六

放棄不等於停頓

◎林敏玉

心理問題其實是偽裝過的祝福,它們不會毫無來由,而是來自這個人起於本身需求所造成的命運。──Rollo May


最近與朋友聊聚談天的時候,發現各自所認識的親朋間,罹患憂鬱症,或因陷入情緒低潮而曾萌自殺之念的人,似乎越來越多了。

憂鬱症已是世界性的心理疾病,不僅國內患憂鬱症的人口已有明顯的增加(約佔百分之五至百分之十),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推估,二十年後伐害人類的第二大疾病將會是憂鬱症。而這種心靈疾病的特質是厭倦、沮喪,病者失去接受任何挫折的能力,嚴重者連生活與工作的功能也被剝奪,成為一個專職的病人,並常萌生強烈的自殺傾向。

人在碰到生活的瓶頸或低潮谷底的時候,往往是以前的想法或生活模式而今已再不可行、無法適用了。當遇到「再也過不下去了」、「再也不想忍耐」的狀況時,「一死了之」往往是衝動的當下最容易萌生的念頭。

畢竟,要能夠由低潮中破繭而出,當事人勢必得學習由更寬廣、更全面的角度去看待事物,並發展出新的能力來超越眼前的種種困難。

然而,「改變自己」這一點非常的苦,也非常的不容易,因此,當事者往往會因無力感而萌生「一死了之」的念頭。

在迢漫的人生旅程中,低潮、挫折必定難免,當寂寞、無助的時候,當外在表現、身心健康遇到重大轉變或阻困的時候,曾經萌生「自殺」念頭的人,一定所在多有,但會順著衝動而跑去跳樓或臥鐵軌的人,畢竟仍是少數。

人都是在默默的長期忍耐之後,在慢慢改變自己、蛻變自己的過程中,逐漸地走出黑暗,得到重生。

幾位曾走過人生低潮的朋友們都表示,行經谷底黑暗後的自己,好像蛻了一層皮一樣地,有著「自己體內某些部分已經死去」之後的重生之感。

死去的,並非肉體的自己,而是往昔固執、無法變通的自己。在當逢逆境,一路往下墜入懸崖的途中,或許曾經試圖緊緊地抓住幾根草不放,苦苦地想要循著原路掙扎著爬上去。可是,當自己完全鬆開雙手之後,卻發現自己掉落在沒有任何東西的草地上,這才發現,以往視野僵固、緊抓不放的舊世界並不值得留戀,從此,一個嶄新的世界便呈現在眼前。

這就好像我們常聽人說:「我要以嶄新的自己重新出發。」為了表達出自己不同往常的決心,人有時候會說:「就當自己是死了。」從人內心世界方面的體驗說來,的確只有「死後再生」這句話才能表達出那種浴火重生之後的戲劇性轉變。

在迢長的人生中,或許你我都有機會碰上幾次這種需要蛻變重生的黑暗關口。然而,我們要避免肉體上的死,實現象徵意義的死。

就某種意義上說來,「死」,並不那麼的可怕與全然負面,放棄後的重新出發,往往能使我們的生命更具深廣的意義與視界,經此幾番,人才會真切地體悟到,人生的平安並非因為橫逆之不來,而是因為你有能力對付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