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0日 星期四

慈力王血祭夜叉

有一天,阿難尊者請示佛陀:

「世尊!喬陳如五位比丘,宿世有何因緣,能在世尊剛開悟時,首次聽聞佛法而優先悟入實相的道理呢?」

於是,世尊說了一段因緣故事:

「有一個大國的國王叫慈力王,是位心存慈善、好為施捨、賑貧救難、愛護百姓的國王。慈力王以仁義、慈善之法教誨臣民,因而國家昌盛、民風純正。眾官員們盡心輔佐治理國家,百姓們盡力耕作,全城百姓安居樂業,到處是繁華的景象。慈力王執政以來,大興德政,不僅深受百姓愛戴,他的慈善之心也感化鬼神。

那時候,有五個晝宿夜行的鬼夜叉,專靠吮飲人類的血液來生活。但是,在慈力王統治的地方,人人行善護生,邪惡鬼祟無法靠近他們,更不敢吮吸這些人的血漿。

這五個鬼夜叉因為沒有人血可飲,已經餓得奄奄一息,掙扎著四處遊蕩,企圖僥倖覓食,苟延殘喘。

一天,這五個飢餓的鬼夜叉遊蕩到慈力王的王宮,跪倒在慈力王的腳下,乞求著說:

「我們這種陰鬼,只有飲食人的血漿,才能維持活命。但是,由於大王的慈善教化,人們都遵守十善戒,有護法神護身。我們不能也不敢靠近他們,當然就吸吮不到他們的血漿。我們已經餓得難以行走,奄奄待斃。再這樣求食不得,只有死路一條了。大王一向以慈善治國,難道眼睜睜地看著我們餓死嗎?」說完,這五個夜叉涕淚俱下,哭的匍匐在地上起不來了。

慈力王聽了他們的話,又看到他們個個精疲力竭、憔悴不堪的樣子,側隱之心油然而生,垂憐之情難以抑制,毅然拿起一把刀子,在兩條腿上刺破五處,鮮紅滾熱的血液汨汨流出。

「你們餓了吧!我將我的血液布施給你們,希望你們可以免於飢餓之苦。」留著血的慈力王慈愛地對他們說。

這時,五個夜叉急忙用僅存的力氣爬起來,往慈力王身上爬過去,有的張開大口去承接熱血,有的用碗盛著痛飲。飲了人血之後,夜叉們馬上恢復元氣,欣喜若狂,個個挺著圓鼓鼓的大肚子,脆拜在慈力王面前,致敬謝恩。

夜叉們紛紛說道:「永世不忘大王救命之恩,若有差遣,願效犬馬之勞。」

慈力王瑤了搖頭,擺了擺手,對夜叉們說:「如果你們喝足了血,活了命,從今以後,也應該受持十善戒法。我今生能將熱血布施給你們,我就很高興了;將來我若能成佛,一定要用法身來幫助你們,戒除你們的三毒慾念,救度你們脫離生死輪迴。」慈力王發了這樣一個大願。

這五個夜叉聽了之後,歡喜踴躍的拜別而去。

「世尊,」阿難聽到這裡,問道:「那後來呢?」

釋迦牟尼佛微微笑:「那時候的慈力王就是現在的我!現在的喬陳如他們五位比丘就是當初的那五個夜叉。因緣果報就是如此啊!」

聽完佛陀的開示,阿難尊者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


2015年7月29日 星期三

鬼妻的誘惑

「孩子,你也不小了,該是幫你討房媳婦的時候啦!」母親對著成年的兒子這麼說。

「母親,我這一生只想唸經修行,這是最美妙的生活,請不要為我找什麼妻子了。」兒子從小便研讀佛經、學習修身養性之理,比起娶妻生子,他更希望能專心修行。

母親見兒子並無成家的念頭,遂成全他離家修行之願,兒子拜別母親之後,母子倆從此分別了。

年輕的修行人到了另一個國家,自食其力,平靜的過著清淡的生活。

在他居住的山林附近有位白髮老人,老人有個女兒,是他從前在山腳下撿到的棄嬰,現在已經長成一位亭亭玉立、楚楚動人的少女。

「女兒啊!妳也不小了,該是幫你許配個人家的時候了!」老人說。

但是,一年過去了,美麗的女兒都沒看中任何一個男子。

「我說女兒啊!妳會不會太挑剔了一些呢?」白髮老人煩惱地說:「還是你已經有心儀的人家?」聽到此話,女兒忽然抬頭看了對門的屋子一眼,然後羞答答的欲言又止。這時白髮老人才想起,隔壁不就正住著一個年輕的獨身男子嗎?

第二天一大早,老人就跑去敲修行人的家門。年輕人放下手中的佛經,請老人進去坐。

老人坐定,搔了搔滿頭的白髮,盯住他說:「年輕人啊,咱們是鄰居,怎麼從來都沒見你過來坐坐。」

在一番寒暄之後,老人便把自己的來意告訴了年輕人。

「老伯,請別開玩笑了!」年輕人忽然嚴肅的說道:「我一心志在修行,不想成家。」

老人聽了這話,心知年輕人一時半晌是不會答應的,於是想了一個緩兵之計。

「我啊!年紀已經老了,女兒總有一天也要嫁人,我看你是一個好孩子,既然不願當女婿,那可不可以給我當乾兒子,以後也好有個照應,不然我可能在這深山裡病死了也沒人知道啊!嗚……」老人說著說著逕自的哭了起來。

年輕的修行人不忍見老人苦苦哀求,只好答應他的請求。當天晚上,老人便拉著「乾兒子」到家中晚餐。

老人的女兒十分開心,年輕人剛進老人的家門,她嫵媚的雙眼便直勾勾地盯著年輕人看,吃飯時也緊挨著年輕人坐。年輕的修行人,聞到她身上神秘的香味,再加上老人與女子不停的慫恿勸說。當天晚上,年輕人便放棄了「不成家」的堅持,和女子訂了婚約。

娶親之後,沒過幾天,年輕人瞥見好一陣子沒翻閱的佛經,心裡十分不安,他摸著經書的書皮,責備地說:「佛法告誡凡人要遠離色欲。佛法將色欲比做猛火,將人比作飛蛾,蛾總是貪戀著火光,終有一天會自燒身亡。唸了這麼久佛經的我,竟然依舊做著飛蛾撲火的事!真是慚愧啊!」年輕修行人不禁悔恨萬分。

這天晚上,他便偷偷地逃跑了。一跑便是一百多里,見到一個空亭子似的屋子才停下來投宿休息。

「我想借住一晚上,主人,不知是否方便?」年輕人上門問道。

主人讓他進來,指著一個房門說:「你就住在這間吧。」

「謝謝。」年輕人進了房間,卻在點燈的時候,聽見床上傳來婦人的聲音:「你來啦。」

「你是誰?想幹什麼?」他又驚又怒,顫聲問道。

「我是誰,你不認識了嗎?」只聽那婦人嬌聲問道。

年輕人仔細一看,「妳跟我妻子怎麼這麼像啊?」

婦人一雙勾魂攝魄的媚眼,在朦朧的燈光下直盯著他,修行人的心又被這女子所迷惑,昏頭昏腦的與她同床共枕,而這樣迷惑的日子,一過就是五年。

有一日,隔壁的鄰居忽然死去,年輕人才又想起自己修行的初衷:「人生轉眼即逝,我竟還被慾念迷惑的浪費生命!」當夜,他又偷偷的溜走了!

「主人,您可以布施稀飯和一口水給我嗎?」在一個又熱又餓的正午,年輕修行人正向一戶人家乞討一些食物。

一個女子端來一碗熱飯,手裡遠端著滿滿一杯涼水。他吃飽喝足,精神飽滿地正準備起來告辭時,卻見女子擋住了去路,兩隻眼睛忽然充滿了熟悉的笑意。

「你好壞啊!怎麼又把我一個人撇下呢?」女子一邊說,一邊與年輕人拉拉扯扯的進屋子。那樣迷濛、媚樣的眼神向年輕人襲來,就像一股迷魂煙,讓他忘了修行與堅持,不明不白的日子又這樣過了十年之久。

「我的罪孽深重啊!」睡著的人兒總有醒來的時候,已經不再年輕的修行人,一天又忽然想起自己從小學的佛法訓誡。他第三次偷偷離開女子,這次他堅持怎麼也不願投宿,「免得又落人慾望的圈套。」他提醒自己。

然而,第二天夜裡,他正在草叢裡穿行時,有個站在大屋前的人叫住他:「什麼人在那裡走夜路?」

「我是一個修行人,要到前面的村子去。」

「這麼晚還在草叢鬼鬼祟崇,該不會是小偷吧?過來讓我瞧瞧,證明你沒偷拿我家的東西!」黑夜裡那人吼道。

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修行人只好兩手空空到那人跟前去,站在門外的,果然又是他的妻子。

「我放棄投胎為人的機會,發誓要生生世世給你做妻,你還要跑哪兒去?丈夫,進來吧,不要再逃開了!你再怎麼躲,我也能找到你,想想我們在一起的日子多快活啊!」

「不!我再也不會進去了!」但黑暗中,他又看到那美女的目光忽閃忽閃的誘惑著,他的心念又開始動搖。

修行人大力的搖著自己的頭,試圖把心中的妄念都甩開,他跪在地上,痛苦地對夜空大聲喊道:「我欲根難拔,竟到了如此之地步了嗎?」

在跪下的瞬間,他忽然體悟到,受慾是造成他無盡苦惱的源頭,修行人緩緩起身,堅定的眼神望進鬼妻的眼中:「慾念是一種病,那麼徹底的終止它,便是最好的藥。而我的病,也該痊癒了!妳也是。我們都別再生生世世為愛慾沉淪苦惱了!」

鬼妻知道修行人這次是真的體悟了道理,難捨地拜別了修行人,就此消失。

望著在眼前就這樣忽然消失的女子,修行人想起自己的一生竟為愛慾沉淪的數十年,不由的感嘆了起來,想想自己接下來的日子,真應該好好的修行了。

2015年7月28日 星期二

鬼買賣

「今天在市集上,竟然有人在賣鬼!」丈夫對妻子說。

「賣鬼?鬼能幹什麼呢?而且鬼性難測,會有人買嗎?」妻子疑惑地問。

「當然沒人理他啦!我也覺得很好奇,」丈夫說:「所以我就問了他價錢。」

「喔?他怎麼賣?」

丈夫忽然瞪大了眼睛,伸出食指和中指說:「兩百金一個鬼。」

「兩百金?」妻子十分驚訝:「這麼貴,這鬼難道有什麼特殊的本事,值得賣這麼高的價錢?」

「鬼的本領可大啦!它無所不能、無事不做,一日可做百人的活。但它有一個毛病。」

「什麼毛病?」妻子問。

「用這個鬼做佣人時,必須要晝夜不停地驅使它幹活,不可以讓它有半點休息時間。如果你不讓它去幹活,只要有一點時間讓它閒著,它便會危害主人!」丈夫煞有其事地對妻子說。

妻子笑了出來:「拜託!這算哪門子缺點啊!我倒覺得這是個大優點呢!鬼能做百人之事,又不用休息,這不是一個最完美的僕人嗎?二百金的代價算算倒也便宜。」

「對啊!我也這麼想。」丈夫走到窗外,指了指外面的空地說:「所以我已經叫他去耕田了!」

「啊!」妻子忍不住探頭去看,果然看到一個力大無比、動作迅速的鬼,正努力地在田中耕作。

隔天早上起來,一大片的田地只花了一夜之間就耕好了。接著,主人讓鬼去伐木,通天大樹,鬼不費吹灰之力便連根拔起,不消幾日,主人家已堆滿了木材。

伐木完畢,主人又讓鬼挖地基、蓋新房、舂米、推磨、做飯總之,一刻也不讓鬼閒著。

終日工作的鬼毫無怨言,從不懈怠。主人看鬼幹活如此賣力,感到心滿意足之餘,竟然對鬼感起恩來了。

數年之中,主人靠了這鬼,慢慢地成為當地的大富豪。於是,主人選擇了一個良辰吉日,準備宴請親朋好友來家中慶賀一番。

這天,主人準備了豐盛的宴席,四方而來的客人生了滿滿一院子。客人都稱讚主人致富有方,主人也有點飄飄然,高興得嘴都合不攏了。

人多事忙,主人忙於應酬賓客,竟把鬼給忘記了,沒給鬼安排事情做。那鬼一刻也閒不住,不知該幹什麼活好,便在廚房裡胡鬧了起來。

鬼在廚房裡攪得天翻地覆,正好主人的小兒子到廚房來拿碗,鬼使一把抓住他,將他掐死,然後扔到大鍋裡,用火煮起來。

主人遲遲不見取碗的小兒子回來,心裡著急,便親自去廚房催促。到廚房一看,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的兒啊!」只見他的小兒子已經在鍋裡煮爛了。

「我的兒啊!是我害死了你!」主人這才突然想起了鬼的毛病,他悲痛欲絕,捶胸頓足地大哭起來。此時此刻,他萬般悔恨積於胸中,後悔自己為貪圖利益,買鬼當佣人,結果害死了自己的兒子。

於是,主人趕走了鬼,發誓再也不跟鬼打交道了。

2015年7月27日 星期一

王子和水鬼

國王有三個王子,老大叫「地王子」,老二叫「月王子」,最小的王子是國王因王后去世,新娶的王后所生的,名叫「日王子」。

國王十分寵愛這個後來娶的王后,所以也特別喜歡和自己長的最相像的「日王子」。因此,國王便答應要幫王后實現一個願望。

「親愛的國王,」王后說:「我現在還想不到求什麼願望呢!這個願望等我想到時,再跟國王請求,好嗎?」國王點頭答應了。

三個小王子,漸漸長大,最小的日王子到了十五歲的時候,也已經成為一個少年老成,威武英俊的美少年了。

「尊貴的國王啊!您還記得您當年曾答應要滿足我一個願望嗎?」

這天,王后對心情很好的國王懇求:「國王啊!您看咱們的日王子心地善良、威武英俊,是個可以承擔治國大任的人,我乞求國王把王位授給日王子吧!」

國王聽了王后的話,為難地說:「我看到日王子越來越懂事,身為父王的我心裡也非常高興。可是按照國法,王位必須由大王子繼承。我不能違反國法,把王位讓與日王子。你還是再想一個別的心願吧!」

王后看到國王的回答很堅決,當時並沒敢再說什麼,可是過後,依然時常對國王糾纏不休,並且鼓動了一些朝中大臣,對國王進行遊說。

國王看到這種情況,心中想道:「如果我堅持不把王位讓給小王子,王后是不會善罷甘休的。弄不好,她說不定會讓手下人對地王子、月王子下毒手的,我必須想一個萬全之策才好。」

於是,國王便把地王子和月王子叫到自己的身邊,對兩個王子解釋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國王不捨地說:「我怕萬一有一天她為了私慾而傷害你們。所以,我想你們還是先到別的地方去避難吧,我會在遺詔中寫明讓地王子繼承王位,等我死後,你們就趕快趕回來,大臣和人民會擁護你們執政的。」隨後,國王便給了兄弟二人一些財寶,依依不捨地偷偷送兩位王子出宮。

兩位王子出宮時,正好遇上了日王子,聰明的日王子馬上猜出國王的決定,便跑去對國王說:「父王,我不做什麼繼承人,我們三兄弟感情這麼好,我也要隨哥哥一起出走。」國王深深地看了日王子一眼,默許了他。

於是,三兄弟一同出走,走了好久好久,在他們相當疲憊的時候,遇見了一座清澈的大湖。老大地王子走到湖邊的一棵大樹下,對月王子和日王子說:「我們先在這裡休息一下,大家到湖中洗個澡吧。」月王子讓最小的日王子先洗。

不料,這個寬闊秀美的湖中,住著一個水鬼,「岸上的人我不吃,但下湖的人,除了知道天法的高人,否則不管是誰,我都要吃掉他。」水鬼對自己立下這樣一個規矩。

遠道而來的日王子當然不知道這個規矩,走到湖邊,看到這清澈的湖水,便毫不猶豫地跳進了湖中。水鬼看到有人跳入水中,便一把將日王子抓住,問道:「膽大的少年,敢到這裡來攪亂我清靜的湖水,你可知道天法?」

日王子看到猙獰的水鬼,心中不免驚慌,當聽到水鬼問自己可知道天法時,便隨口說道:「天法就是日月!」

「哼!你不知道天法,我要把你吃掉!」說完,水鬼便把日王子拉到湖水深處,關在自己居住的地方。

地王子和月王子等了很久也不見弟弟歸來,心裡十分著急。月王子對地王子說:「哥哥啊,弟弟去了這麼久還不回來,怕是迷了路,我去找找看。」

於是月王子也來到了湖邊,看不到日王子,就跳下水中去尋找。結果也被水鬼一把抓住:「膽大的少年,敢到這裡來攪亂我清靜的湖水,你可知道天法?」

月王子看到這個凶惡的水鬼,心中也很慌亂,便隨口說:「天法就是四方!」

水鬼說:「你不知道天法,你也要被我吃掉!」月王子也被水鬼關到自己居住的地方。

地王子在大樹底下等了許久,見兩個弟弟都不回來,於是親自來到湖邊,順著湖邊查看了一番,發現在湖邊的一側的草坪上,只有兩串下去的腳印,卻沒有上來的腳印,「該不會是被水鬼抓走了?」

地王子從行李中取出寶劍和弓箭,再次來到湖邊,搭上了箭,「把我弟弟們還給我!」地王子對著湖水大喊著。

水鬼浮上了水面說:「他們破壞了我的規矩,本來就該死。如果你知道天法,我可以放掉其中一個。」

地王子鎮定了一下心情,便向水鬼唸了一首偈語:

「具備慚愧悔罪心,滅除罪惡求聲名,尊老敬幼愛眾生,積德行善是天法。」

水鬼聽到偈語中「棄惡從善」的教誨,忽然有了悔罪的念頭。於是,他對地王子說:「不錯不錯!此乃天道,你要帶走其中哪一個呢?」

地王子說:「我要最小的日王子。」

水鬼十分好奇:「為什麼是他呢?該不會月王子不是你的親弟弟吧?」

地王子搖搖頭:「不!就因為日王子不是我的親弟弟,所以我要救他出來。假如,我與月王子活在世上,卻說日王子被湖中的水鬼吃掉,有誰會相信我呢?這樣做,我不僅會喪失父王對我的信任,也會受到臣民們的譴責。所以,如果現在只能選擇一個,我會保護好日王子的安全。」

水鬼聽了地王子的話,感慨地稱讚道:「賢者啊!你不但知天法,而且還是一位執行天法的人啊!」水鬼因此對地王子更加敬重,於是把月王子和日王子全都釋放了。

過了好幾年,老國王去世了,臣民奉遺詔迎回王子們,並按國家的規定讓地王子成為新國王。

地王子繼承王位後,封月王子為副王,日王子為大將軍。他們三人用正義和法制來治理國家,同心協力,國泰民安,成為了世上最富饒的國家。

2015年7月26日 星期日

魔鬼阿波羅

有一位名叫阿波羅的大臣,因為犯了貪污的重罪,結果被國王流放到荒蕪的邊疆自生自滅。放逐的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坐吃山空也不是辦法,身邊的米糧早晚有吃完的一天,為了活命,阿波羅只好出去行乞。好不容易找到幾戶人家,也只得到了一些野獸的骨肉。

他感到十分奇怪,為何這裡的居民只願意施捨肉給他,而不願意施捨五穀雜糧類的糧食呢?

「什麼是五穀雜糧?」出來應門的主人十分疑惑的說:「可憐的人,我們這裡向來是以捕食野獸充飢的,從來沒看過什麼米糧之類的食物啊!」

阿波羅感到相當驚奇!觀察了地形幾天,他發現,遠方有一條大河,但是這裡的人們不知道如何利用,「怪不得這裡的人煙稀少,荒蕪淒涼呀!我為什麼不用自己的智慧,把這裡變得富足起來呢?」

阿波羅運用自己以往的經驗,把這裡居住的幾戶人家串聯起來,用自己所剩不多的糧食做種子,帶領他們,開渠引水,開墾荒地。經過一年的辛勤勞動,第二年秋天便得到了大豐收,他們繼續努力,耕地越擴越大,糧食越來越多。

每天都有許多慕名而來的投奔者,幾年的功夫,這裡便有三四千戶人家。

大家為了感念聰明的阿波羅讓國家繁榮富庶的恩德,便推派三位長老為代表,請他們傳達人民希望阿波羅當國王的心意。

「如果要我做這個國家的國王,」阿波羅思索了一下說:「首先要像其他的國家一樣,建立國法、頒布制度、建王宮、設大臣,百姓每年要進奉貢品,交納稅租,還要挑選美女進宮。」

「這很合理!」三位長老討論了一番,便答應了他的條件。

阿波羅雖然聰明,卻十分自私與貪婪,當了國王沒多久,過去貪污的習性又跑出來,開始強迫百姓繳納繁重的稅金,並且不停的興建宮殿,搜括各地財寶,使得人民怨聲載道。

「當初真不應該讓他當國王!」宮中幾位正義的大臣看到國王貪圖享樂,濫傷無辜,便趁阿波羅國王打獵的時候,謀殺了國王,為民除害。

誰知,阿波羅因為內心憤恨,死後變成了厲鬼,不但佔據了整座皇宮,還將皇宮內所有的大臣、宮女以及隨從們通通殺了。這樣還無法平息他心中的怨恨,他到街上見人就殺,使得整個國家路上屍橫遍野,百姓嚇的足不出戶。

為了解救眾人的性命,三位長老便冒著生命危險,把自己用繩索捆綁起來,走到阿波羅的面前求情:「要殺就殺我們洩恨吧!國王,百姓是無辜的啊!」

阿波羅說:「我現在不是什麼國王,我是吃人肉、喝人血的羅剎。看在你們三位以前推舉我做國王的份上,我今天不殺你們,你們快些回去吧!」

其中一位長老說:「你剛來的時候,使這塊不毛之地,成為遠近聞名的富足之鄉,難道你現在又要親手毀掉自己創立的基業嗎?」

另一個長者也說:「不管你是人是鬼,過去你對我們的恩德,百姓們是永遠不會忘記的。」

第三個長老看到阿波羅已有所動心,就進一步勸導說:「你不分青紅皂白地殺人,只會為你留下抹煞不掉的臭名啊。」

聽完三位長者的話,阿波羅心想:「我這樣殺人,早晚也有殺光的時候。那時,如果餓了,該拿什麼充飢呢?不如我現在要他們每天挨家挨戶的送嬰兒給我吃。有美食,又不用勞動,不是一舉兩得嗎?哈哈哈!我阿波羅真是聰明絕頂啊!」想到這兒,他忍不住得意的笑了出來。

於是,阿波羅向三位大臣說了心中的奸計,大臣們聽了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與其讓他這樣肆無忌憚地殺人,不如先答應他這個條件,先用緩兵之計穩住這個食人的羅剎,以後再想辦法。」於是,長老們就答應了阿波羅的條件。

「第一天該是誰家的嬰兒當供品呢?」每戶有嬰兒的人家都推來推去,不希望是自己的孩子送去當祭品,大家的想法都是能拖一天算一天。

有一位佛弟子的妻子剛生下一名嬰兒。這個虔誠的佛家弟子為了解救別人,就決定先把自己的孩子代替一戶人家送給阿波羅。

當天晚上,他望著淚流滿面的妻子和哇哇啼哭的嬰兒,心痛的他使對佛陀居住的方向頂禮膜拜,說:「大慈大悲、救苦救難的世尊啊!我是您虔誠的信徒,今天我把自己的孩子供羅剎食用,只是想解救別人的孩子,但我只有這麼一個孩子,如何解救得了如此多無辜的嬰兒呢?」

聽到佛弟子虔誠祈求的聲音,世尊便來到阿波羅的王宮中。

阿波羅被佛陀耀眼的光芒照射得睜不開雙眼,又見世尊神態非凡,心裡想:「該不會是這裡的百姓請來降服我的仙人吧?哼!」

阿波羅先假裝對佛陀行禮,然後趁機走到世尊跟前,猛地伸出雙手直刺佛陀的雙眼,同時張開大嘴,想要吃掉佛陀。這時,阿波羅突然感到佛陀的身上釋放出一種無形的力量,自己費盡了力氣,也不能得手,而佛陀卻依然神態自若。

阿波羅知道今天碰上的不是一般的仙人,心想:「這位仙人具有無窮的威力,如果我一心對抗,弄不好要丟掉性命的。」

佛陀洞悉阿波羅的心思,雖然阿波羅做了許多壞事,但本性仍存有善念,現在是勸導他走向正道的時機了。於時,在世尊慈悲的言語教化下,阿波羅感受到佛法的不可思議,並且聽從佛陀的教誨,當下受了五戒,成為佛陀的弟子。

改過向善的阿波羅立即將原本準備食用的嬰兒歸還給他的父母,並且告訴所有的人,從今以後再也不食人肉,並且要以佛法治國。人們聽聞此事,個個驚喜萬分,紛紛皈依在佛陀座下,從此全城百姓們又回到安和樂利的生活。

2015年7月24日 星期五

天狗食月

有句話說「狗是人類最忠實的朋友。」現在的人大都認為狗是一種有靈性而又忠實的動物,都很寵愛它。但是在很久以前的印度,狗卻沒有這樣好的運氣,特別是在月蝕的時候,狗更是要東逃西躲,以逃避人們的毒打。

我們常說六道輪迴中的六道是,天道、人道、畜生道、鬼道、地獄道。其中阿修羅道,亦稱「非天」,因其有天神之福,無天神之德,統治者稱阿修羅王。阿修羅王看到什麼美好的事物就會想辦法破壞。但由於他是鬼神,人們都看不到他,就常常把他所做的事跟別的人或神聯想在一塊兒。

「今晚的月亮可真美啊!」有一次,阿修羅王閒來無事,就飄飄悠悠來到人間,想給人們找點麻煩。

這時候,一輪明月掛在天邊,皎潔明亮,整片大地閃著一片美麗的銀白。阿修羅王縱使看過無數美景,也不由得被眼前這輪明月深深吸引了。

他心想:「今晚的月亮真是漂亮,我在天上也沒見過這麼美麗的景象。不行!可不能就這麼便宜了他們這些平凡的人類。」

心裡有了壞主意,阿修羅王立即轉身飛回了天上,用魔法把自己的手變得大大的,遮住月亮。這樣,從地上看起來月亮就缺了一塊,好像是被什麼東西咬一口一樣。

「月亮神啊!求求您大放光明吧,請求您千萬不要給人間降災啊!」

就在阿修羅王大施魔法的時候,地下的人類卻亂成一片,人們都不明白月亮怎麼會突然缺了一塊,還以為是月亮神在警告人們,在極度的恐慌之中,大家紛紛跪倒在地上,對著月亮又是磕頭,又是禱告。

「你們不要磕了,就是磕也沒有用。」一個巫師高聲叫道:「其實,這都是住在月亮上的天狗幹的,它正在天上咬食月亮呢!要趕快趁著天狗還沒把月亮吃光,我們一齊打狗,天狗害怕地上的同類會被趕盡殺絕,就會把月亮吐出來啦。」

大家聽他這麼一說,紛紛拿起木棒,見狗就打。可憐的狗兒們被打得東逃西躲,很多狗都慘死在人們的棒下。

「哈哈哈哈,這些人可真無知啊!」阿修羅王對自己的惡作劇感到很得意:「哪有什麼狗在吃月亮啊!拜託!是我,法力無邊的阿修羅王遮住了月亮,你們這些無知的東西才真是該向我膜拜啊!你們接著打吧,就算把所有的狗都打死了也沒用,而且還無知的殺生造孽,我可要回去休息了,哈哈哈……」

阿修羅王愚弄了無知的人類後,便收了法力,同宮去了。此時,月亮又恢復了原本的光明皎潔。

「你們看啊!天狗吐出了月亮,月亮又像以前那樣又圓又亮了!」人們歡呼高,不知道是阿修羅王收回了手,還以為是天狗吐出了月亮。

從此以後,在這個地區只要一有月蝕出現,人們就會打狗。

現在我們都知道月蝕發生的原因,是月球和地球相互運行,剛好到了地球位於太陽、月球之間的位置,當太陽、地球、月球依序形成一直線,月球接收從太陽射來的光芒會被地球的本影擋住,就形成了月蝕。但是在民智未開的當時,狗真的很冤枉啊!


2015年7月23日 星期四

目犍連救母

目犍連尊者在出家以前,是一個遠近聞名的大孝子,對於父母以及所有長輩都十分尊重。每天早晚都要向父母問候,並且經常幫助母親操持家務。

由於目犍連的母親有大手大腳的粗心習慣,做飯或吃飯時總會撒落很多食物在地上,目犍連總是顧及母親的自尊心,在母親離開後,才把這些掉落的糧食收撿起來,用水沖洗後吃掉。

所以,左鄰右舍的人都稱讚目犍連是一個有孝心的好孩子,並且經常以目犍連為榜樣來教育自己的小孩。

當雙親去世後,目犍連出家了。由於得到了世尊的親自教誨,以及自己勤苦不斷地認真修習,目犍連終於修得阿羅漢果,並且成為佛陀座下神通第一的大弟子。

目犍連修得神通之後,他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超度已經死去的父母亡靈,以報答父母的生養哺育之恩。

目犍連知道母親的亡靈不會在天上,因為她生前浪費蹧蹋的糧食數不勝數,便運用天眼觀看八大地獄,想找到母親的亡靈。

目犍連以神通來到了「等活地獄」,看見地獄中的人們正在瘋狂地互相殘殺著,血流滿地,哀號聲音,震耳欲聾。許多人在殘殺中死去了,可是突然吹來一陣陰風,那些死去的人又活轉過來,重新開始互相殘殺。死後又被陰風吹活,重新開始殘殺,就這樣一直週而復始。

目犍連看到這裡十分感嘆。他在這些人當中沒有找到自己的母親,於是就往另一個地獄走去。

目犍連到了「黑繩地獄」,看見眾多的人都被黑黑的鐵索緊勒著脖子,而且越勒越緊。目犍連在這裡也沒有找到自己的母親。於是他又去了「合眾地獄」,在這裡目睹了各種凶猛的野獸瘋狂地噬咬罪人的慘狀。在這裡,還有許多目犍連叫不出名字的刑具,罪人們都在刑具上一個接一個的接受懲罰,但其中也沒有目犍連的母親。

然後,目犍連又去了「號叫地獄」、「大叫地獄」、「炎熱地獄」以及「寒冰地獄」,但是在那些痛苦哀嚎的罪人中也沒有他母親的身影。

目犍連最後到了「阿鼻地獄」,這裡的氣氛尤為陰森可怕,因這裡已經是地下六萬里深的地方。在這裡的罪人,都是在人世間犯有十惡不赦罪孽深重的人。

目犍連在阿鼻地獄裡認真地尋找著,終於在一群餓得像皮包骨的餓鬼中找到了一個模樣與他母親相似的人。

目犍連再仔細一看,果然是他的母親。她的頭髮又髒又長,面黃飢瘦,整個人除了骨頭外,彷彿只剩下了一張皮。她半躺在地上,連坐起身的力氣也沒有了。

目犍連立即往他母親的方向奔走過去,他母親看見目犍連後,頓時淚流滿面,一面後悔當初在人世時犯下的罪孽,一面懇求目犍連救她出地獄。

目犍連看後十分傷心,他非常可憐母親,於是施展神通變了一缽美味的飯食,並把它送到了母親的跟前。

目犍連剛把盛有飯盒的缽放下,他的母親就急不可耐地伸出枯柴般的手,抓起一把菜飯便往嘴裡送,可是剛剛送到嘴邊時,那些食物卻變成了通紅的木炭,燙得目犍連的母親大叫一聲,連忙縮回了手。奇怪的是,這些火炭一掉在地上又變成了食物。

目犍連的母親又嘗試了一次,結果手被燙得更厲害了。她再也不敢試了,只是眼巴巴地看著。旁邊的一些餓鬼受不了食物的誘惑,也過來取食,結果一個個都被燙得縮回了手。

目犍連見了自己母親如此的悲慘,知道神通地抵不過業力,只好離開阿鼻地獄,回到精舍向世尊求救,請求世尊慈悲開示,解救淪為餓鬼的母親。

佛陀說:「你知道你的母親在世時造了什麼業嗎?」

目腱連尊者回道:「我知道,她在世時貪填癡惡念很重,身口意三業不修、待人刻薄又毀謗三寶。」

世尊接著說:「她的業大過須彌山,一定要仰仗很多人的心力、福德才能救她。」

目犍連尊者問:「我要如何匯集那麼多有福德的人救我母親呢?」

佛陀說:「農曆七月十五日那天,僧眾經過三個月的結夏安居,很多人戒、定、慧具足,得道證果,福德很大,你要用最虔誠的心來供僧;結合這麼多人的心力為你母親祈幅,你母親就可以脫離餓鬼道了!」

於是,在七月十五日的解夏之時,目犍連尊者以最虔誠的心供養佛、法、僧三寶,為母親超度迴向,藉此僧眾的功德力,地獄的刑具當下平息,許多餓鬼道的眾生也因這分福德而解脫得救。

目犍連尊者的孝行流傳在人間,後代佛教徒因此於每年此時舉行孟蘭盆會,供養三寶以報父母恩,所以七月也是佛教的孝親報恩月。

2015年7月22日 星期三

和尚遇鬼

傳說中的鬼怪,並不一定都會吃人、害人,有時候他們只是一時的惡作劇,就像我們人類一樣。

有一個和尚到深山去修行,他每天從早到晚誦經拜佛,心中從不存任何雜念,總是專心一意的靜心修行。

「人家都說那和尚六根清淨,無任何雜念。哼!我倒要試一試他,看傳言是不是真的,如果不是,一定要把他嚇個半死,免得他在這裡故做清高。」

鬼馬上變成一個無頭人,往和尚的住處走去。

正巧,和尚正出來提水,看到山路上走來一個沒有頭的人,覺得有些奇怪,便自言自語地說:「真怪,這人沒頭怎麼還能行走?」

因為從沒做虧心事,對於這樣的怪現象,和尚一點都不害怕,他想了想、拍拍自己的頭又說:「沒頭也好,不會患頭痛的毛病;沒有眼睛,也沒有耳朵,看不見也聽不見世間凡人的一切愁事,多好啊!真是一個自在清淨的無頭人。」

鬼聽見和尚這麼說,喪氣地走開了。

「不行!我不甘心,這次一定要嚇出他的真面目。」不服氣的鬼,變成了一個沒有手足的人,在路邊等和尚走過來。和尚看見了這個只有頭顱和身體,沒有四肢卻可以自由「飄動」的「人」,又說:「沒有手腳多好啊!不用走路,也不會偷拿人家的東西,想必一定不是個貪心的人。」

鬼聽了這話,只好又無趣的走開了。

「俗話說:『無三不成禮』,我倒要看看你這和尚是不是真有本事擋得了我三次。」於是,鬼又變成一個沒有軀幹的人向山上走去。

和尚快到家的時候,忽然看見對面走過來一個人,這一回,來的竟然是沒有軀幹的人,頸子下面是一片透明,雙臂和雙腿也都像飄在空中一般,自動的行走擺動。

一般人看到這幅景象,大概早已嚇的暈過去了。和尚看了看這人,卻說道:「多快活呀!沒有五臟六腑不會生病,也就不會有疾病纏身的痛苦,真好!沒有最沉重的軀幹,感覺真是輕盈。」

鬼看見這和尚果真如如自在,只好識相地走開了。

「到家囉!」取水回來的和尚,把水倒在水缸中,擦了擦一頭的汗,深呼了一口氣,微微笑著說:「今天天氣真好,不過,路上看見的怪人還真多呢!」和尚怡然自得的說著。

2015年7月21日 星期二

禍從口出

願足阿羅漢不僅法力無邊,而且極為仁慈,他常常去鬼界度化那些遭受報應之苦的餓鬼。年深日久,被他所化度的餓鬼已經是難以數計的了。所以,鬼界中的餓鬼一想到願足的名字都十分高興,他們盼望著能與他見面,並能被他化度而轉生善處。

這一次,願足阿羅漢又來到了鬼界中,他走了沒有多遠,就看見了一個餓鬼,形像十分醜陋難看,簡直到了可怕的地步。連鬼界中的餓鬼們都被這個惡鬼嚇得毛髮豎立、渾身顫抖。

這個餓鬼就像一塊燃燒著的木炭一樣,渾身上下到處都向外噴射著熾熱的火焰。黑森森的大嘴中不停地吐出一些還蠕動著的蛆蟲,嘴角邊始終流著黏稠、腥臭的膿血。那一股股惡臭散發得非常遠,任何人根本不能靠近他,除非他已經把髒臭的五臟六腑都吐得乾乾淨淨,否則肯定會被噁心的臭氣薰走。

不僅如此,這個餓鬼的口中又噴出長達幾十丈的火焰,火焰中夾雜著一股股黑煙,凡是黑煙所經之處的草木不是被燒焦,就是被燻黑。而餓鬼的眼睛、鼻子、耳朵和身體各部位關節處,也不斷噴出數十丈長的火焰。

願足阿羅漢仔細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這個餓鬼,發現他的嘴唇有時候下垂下來,像野豬的大嘴。願足阿羅漢估計這個餓鬼身高有三十里左右,身體的最寬處也有三十里左右。

餓鬼時常伸出長有尖銳指甲的手,抓著自己的身體,身上被抓破的地方也流著腥臭的膿血。餓鬼一邊抓著自己的身體,一邊大聲哭叫,不斷的在地獄裡到處亂跑。羅漢雖然使用神通了知這惡鬼的宿世因緣,但還是細語地向餓鬼問道。

這個餓鬼回答:「我的前身也是一個出家人,但是我愛惜自己的房舍,而且吝惜財物不肯布施或救濟他人。」

餓鬼越說越感到慚愧:「我自恃是出家人有佛法庇護,因此,在言語上也不約束自己,對他人常常出口不遜,或者惡言相向。如果見到了那些比自己程度好或持戒嚴謹的出家人,我就看不順眼,不但十分看不起他們,並且還辱罵他們。」

最糟糕的是,我聽信邪知邪見,以為信奉佛法後,就不會死掉,所以我自恃有佛法護身,造了更多的罪業,尤其是惡口罵人、挑撥離間,造下了彌天的口業。」

餓鬼說著說著嗚咽了起來:「後來,我覺得自己說了太多不該說的話,非常懊悔,但我又控制不住自己。有一次,我甚至想用刀割掉自己的舌頭,可是依舊不能約束自己。我現在的罪報就是報應臨頭了。」

願足阿羅漢耐心地聽著這個餓鬼的講述,不忍心打斷他的話。

餓鬼緊接著又說道:「自從我變成餓鬼以來,已經過了數百萬年了。我在這麼長的時間裡一直忍受著這樣的痛苦。由於我造下的罪孽太多,所以即便是餓鬼報應受完了,我還會墮入地獄中,承受更無盡的痛苦。希望您可以把我受苦的情形講給世間的人們聽,讓他們要以我為戒,千萬要當心,不要隨意口出狂言。假如遇到了那些遵守戒律、認真修習叫出家人,應該讚頌他們的修行,誠心地讚美他人,千萬不要吝惜話語。」

餓鬼說到這裡,心底泛起了悲哀,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由於他的哭聲太大,使得願足也感覺到了地上微微的震動著。

此時,餓鬼忽然停住了哭聲,兩眼一翻,仰身倒在了地上,他那沉重的身軀,使得大地發生了極強烈的震動,彷彿是山岳倒下一般。

原來餓鬼的業報已盡,他的神識轉往地獄受苦了。

由於這個餓鬼的罪孽太深重了,就是有神通的願足阿羅漢也改變不了因果業報的法則。

願足阿羅漢對周圍的鬼神與餓鬼們說:「能夠謹言慎行的人,往往會得到許多有形無形的福報,千萬別忘記,禍殃也是最容易由口而出的啊!」


2015年7月20日 星期一

餓鬼果報

在六道輪迴中,有一類是餓鬼道眾生。他們常常饑餓難忍,長久無法進食,所以個個眼睛凹陷、身體枯瘦如柴,頭髮凌亂。

有的餓鬼常常被火山岩漿一樣滾燙的液體淋燒;有的骨瘦如柴、披頭散髮到處亂走;有的爬到糞洞口,等待吃人類拉出來的屎尿;有的餓鬼總要喝婦女月事來時的經血。

有的餓鬼的業報是咽喉細如針,進食的速度非常緩慢,雖然吃喝了一千年也無法飽足;有的餓鬼餓極了,便砸破自己的頭,取出自己的腦髓而舔食;有的餓鬼雖然很高大,但被鐵鎖鎖住頸項,無法自由覓食,雖苦求獄卒而不得解脫;有的餓鬼由於前世愛說粗話罵人,眾人都視他像仇人,此罪業令他感生餓鬼道。

餓鬼們經常跑東跑西,有的常常嘔吐膿血、屎尿、鼻涕、痰等穢物,臭不可耐。但是他們的壽命卻異常的久,有的竟達數千萬年。

他們從來沒有聽到過「米飯」、「鮮菜」之名,即使見到這些食物,跑去吃時,那些飲食就會變成烈火燒灼著他們的喉嚨,或變成膿血令他們無法下咽。

有的餓鬼雖然可以看見食物,但只能遠觀卻不可接近那些食物,因為總有許多鬼神拿著棒子驅趕他們,不讓他們接近那些飯食。渴的時候,就算天空降大雨,但甘露般的雨滴落到他們身上卻變成了一顆顆燒燙著火的小炭粒,苦楚令人不堪忍受。因此餓鬼聚集的地方時常充斥著惡臭、哀嚎,往往沒有人神願意靠近。

釋迦牟尼佛住世的時代,在恆河邊上聚集著五百多個餓鬼。他們很長時間見不到水,雖然來到河邊,但將河水捧到嘴邊時,水就會變成熊熊的火焰。因此,這些饑渴的餓鬼時常發出遭火焚燒的哭號聲。

佛陀這天正好由恆河邊經過,那些餓鬼看見佛陀正往河邊走來,便走上前向佛陀哀求道:「慈悲的佛陀啊!我們實在飢渴難耐,請您慈悲,給我們一些水喝吧。」

佛陀指了指恆河說道:「這恆河的河水,難道還不夠你們喝嗎?」

餓鬼們哭訴道:「您看見的是河水,而我們看見的卻是火焰啊!」

世尊向他們開示說:「如果除掉自己的顛倒邪見,去掉貪瞋之心,馬上就能看見水了!」

餓鬼們卻回答說:「我們太饑渴了,雖然聽了佛法,但是身體感受到的苦痛,根本讓我們聽不到心坎兒裡去,您還是讓我們先喝夠水再說,行嗎?」

這時,世尊即以慈光三昧加持餓鬼們,讓他們也都能暢飲甘露,接著又為他們說法開示,使他們個個都能去除瞋恨之毒,發菩提心,並使他們都捨了餓鬼之形,轉生他處。

2015年7月19日 星期日

鞭屍

褻瀆屍體在現今法律上是違法的,因為屍體和活人的身體一樣,值得我們尊重。但是這一天,有位修行人路過墳場的時候,看到有人在鞭打屍體。

「這個人已經死去了很多年了,為什麼您要在這兒抽打他的屍體呢?」修行人有天眼通,可以看到凡人看不見的天地鬼神,那個鞭打屍體的人抬起頭來看著他,很顯然的這個鞭打屍體的人並不是一般的「人類」。

這個鞭打屍體的「人」,瘦得皮包骨頭,眼睛深深地陷下去,身上還有血跡斑斑。

「我是一個餓鬼,這個屍體是我上一世的身軀。」鬼停止了鞭打的動作,十分感嘆地說。

「每個人都十分愛護自己的身體,有的人甚至不願意火葬燒毀自己的屍身,你為何還回來鞭打自己呢?」修行人疑惑地問道。

「人身難得,我的確是應該要將他當作珠寶一般珍惜。」

鬼嘆了一口氣繼續說:「但是我生前作惡多端,死後便輪迴在餓鬼道。每天什麼東西也吃不到,有時餓的實在是受不了,不得不去找一些污穢、不堪入口的東西來吃。但儘管如此,還是得常常和別的餓鬼你爭我搶,打得頭破血流。」

餓鬼用淒慘的聲音繼續說:「我時常來鞭打自己的身體,因為我很懊悔,也非常痛恨前世的自己,竟沒有利用珍貴的人身好好修善積福,整天只知為非作歹,誹謗佛法,還偷盜、騙人,欺負女人,對父母不敬不孝,對兄弟不和不睦,又貪吝錢財,不肯幫助別人,死後感生在餓鬼道中,每天忍受飢餓和痛苦,實在是世間人難以想像的。你說,我這身體是不是應該處罰呢?」說完,餓鬼又開始鞭打自己的屍體。

2015年7月18日 星期六

打鬼

印度有一個國家以盛產竹子而聞名。其中有一種叫做「迦尸」的竹子,十分珍貴,世間少有,所以,這個國家就以此做為國名,叫做「迦尸國」。

迦尸國與相鄰的比提醯國之間,有一個荒蕪人煙,野草叢生,沼澤遍佈的大曠野,這是兩國往來的必經之路。

沒想到,有一個名叫沙吒戶的殘暴惡鬼,它看中了這個地方,便施展魔法,打敗了其它的妖魔鬼怪,趕走了各類牲畜,獨霸這個大曠野。它斷絕了一切道路,任何人也不能經過這裡。

當時,有一個商人,平時樂善好施,總是不遺餘力的做些扶危濟貧、除暴安良的善行,再加上他的性格耿直剛強,不畏強橫暴戾,因此大家替他取了個綽號叫「獅子」。意思是讚揚他像佛陀一樣是人中的雄獅。

這一天,商人帶了五百個買賣人,想通過惡鬼占據的大曠野,到迦尸國去做些生意。大家都聽說過惡鬼的恐怖,害怕有去無回,所以膽顫心驚地不敢過去。商人看到這種情況,就拍著胸脯說:「大家不用怕,全部跟在我的後面,誰也別落後。」

商人昂首挺胸地走在最前面,在他帶領下,大家來到了惡鬼所居在的大曠野。剛向前走了幾步,就聽到不遠處一聲巨響,「吼!」惡鬼出現了,它張牙舞爪地擋住了眾人的去路。

商人勇敢地走到惡鬼的前面,大聲說:「你可聽說過我的大名?」

「哼!」惡鬼冷笑一聲,說:「我聽說過你的大名,所以前來迎戰,看你有什麼能耐。」

商人說:「你這個惡鬼,霸占土地,驅趕生靈,殘害百姓,我今天要殺了你!」

「哈哈哈哈!」惡鬼狂笑幾聲,張開血盆大口就向商人撲來。

商人立刻拉開弓箭同惡鬼猛射,頃刻間,弓箭像下雨一樣,而且箭箭穿心。但是,商人射出的五百隻箭,全被惡鬼吃進肚子裡了。商人又從腰間拔出刀來,改用刀來砍。另砍了一下,刀又被惡鬼吃到肚子裡了。

這時商人只好赤手空拳,用拳頭來打。可是一出拳,拳頭就被惡鬼一口咬掉。沒辦法,商人只好用右腳去踢,左腳去踹,最後用頭去撞,結果全身都被惡鬼吞進腹中。

惡鬼狂笑了幾聲,用手拍下拍肚子,得意洋洋地對肚子裡的商人說:「怎麼樣,你還有多少本領,都使出來呀?」

「不過,」停了一下,惡鬼又繼續說:「如果你現在求饒,我還可以饒你一命。」

商人卻堅定地回答:「雖然我的箭、我的刀以及我整個人都被你吞進肚子裡,但是我戰鬥不息的精神,你是吞不掉的,只要我還有一口氣,一定要為民除害,就是死了,我也會化作厲鬼捉拿你這個殘害百姓的惡鬼。」

「好!真是難得一見的勇士!」惡鬼十分佩服商人這種勇敢和大無畏的精神,便把商人從口中毫髮無傷地放了出來,連同另外五百名買賣人全都放行了。


2015年7月16日 星期四

善宿王

從前,有一個吃人的魔王,殘忍異常,他長年都以人肉做為美味的飯食,已經不知吃掉了多少人了。

這個魔王不僅吃人,還酷好戰爭,常常征討鄰國,與其相鄰的國家苦不堪言。這回,魔王又出兵與鄰國打仗,經過一番廝殺,大獲全勝,共俘獲了九十九位國王。

「哈哈哈!這下國土變大,美食也不缺了!」這下魔王樂壞了,有這麼多國王供他食用,對他而言當然是一大樂事了。

就在他正要對九十九位國王行刑的時候,九十九個國王齊聲對他說:「在離你國家不遠處的地方有一位名叫善宿的國王,平生善良仁德,常常周濟國人百姓,只要有人向他提出要求,沒有得不到滿足的,深得百姓愛戴。大王要是能把他捉來,讓他和我們同赴黃泉,我們就甘心受死,毫無怨言。」

「這有何難!等我把他捉來,和你們一塊兒吃了,等著瞧吧!」聽了這話,魔王誇下海口保證。於是,魔王便帶領全國的鬼兵,立即前往捉拿善宿王。

善宿王這時正出遊在外,到城中一個浴池洗澡,在浴池前碰到了一個人向他尋求幫助。

原來,鄰國有一個僧人,自幼苦讀經書,計畫將來進一步出外遍訪名師,以期獲得更大的學識。可是他的家裡很窮,父母都上了年紀,他一走,家裡的生活立刻成了問題。

然而,僧人求學的志向並沒有因此而打消。在臨行前,他對父母說:「我現在要離家拜師求學,什麼時候會回家還不知道。如果日後家裡生活發生困難,您可以向官府借債度日,我回來後一定會償還。」

多年以後,這位僧人學成回家。到家一看,四壁空空,不見一個人影。他心中萬分著急,便找鄰居問道:「我的家人怎麼不見了?他們都到哪兒去了?」

鄰居告訴他:「你出去遊學之後,家裡生活一直靠向官府借貸度日。後來借多了,又沒辦法還,全家人便被官府捉去關在監牢裡。」

僧人聽了,心裡非常難受,但是現在家裡什麼都沒有,用什麼還債呢?他暗暗決定:「如果我到牢獄裡去探望父母,讓官府知道了我是這家裡的人,免不了也要一起被關進去,和父母一起受苦,這樣依然還不了債,還要繼續受官府處罰,還不如到外面隱姓埋名去乞討,討足了所欠的官錢,一次償還後,父母便能擺脫牢獄之苦了。」

想到這裡,僧人便出門去乞討,在乞討的路上,他忽然想到:「聽說鄰國有位國王名叫善宿,為人善良仁德,常對窮人施捨救濟,我何不去找他,請他先幫我償還債務,想必他一定不會拒絕的。」

於是,他便來到善宿王的國家,正好就在城中的浴池前遇到善宿王。

善宿王聽了鄰國僧人的話,便對他說:「你棄家求學的精神很好,我一定給予你足夠的財物,讓你回去還債。不過我正要去沐浴,身上並沒有帶著值錢的財寶。等我洗完澡後,便回宮拿錢給你,請稍等一會兒,我決不會失信的。」

於是,僧人就答應在原地等候國王洗完澡回宮拿錢救濟他。

可是就在善宿王洗澡的時候,魔王帶著鬼兵來到城中,在浴池裡把善宿王捉住了。

當鬼兵們把善宿王關進魔王宮殿的監牢中,善宿王不住地四下張望,還不停地流下淚水。

魔王看了很奇怪,以為他捨不得自己的生命,就問他:「我聽說你仁德和善,愛護臣民,還常常施捨錢物,今天雖然被我捉住,就是死了也不枉活此生,有什麼好哭的?」

善宿王告訴鬼王:「我一生樂善好施,的確沒有什麼值得後悔的事,但有一個僧人剛剛向我乞討,我已經答應給他錢財,但現在被你抓住,不能履行我的諾言,所以我才難過呀。」

魔王聽了,忽然覺得十分感動,同時他地想試試善宿王的人品,便對他說:「好吧!既然你一向言而有信,那麼我現在放你回去履行諾言,但是你做完了這件事情就要回來,我還是要把你殺來吃!」

善宿王欣然答應,獨自回宮,打開庫藏,取出錢物財寶給了那個鄰國的僧人,並且把國家的財物和政事妥善處理。隨後,便如約走回魔王軍隊的住所。

魔王見他果真回來受死,便故意沉下臉用凶惡的口氣說:「你還真敢回來,要知道我是要把你殺來吃的,你難道不怕嗎?」

「作福不作惡,皆由宿行法,終不畏死經,如船截流渡。」

善宿王面不改色的念了一首偈語,並且告訴鬼王:「我以前只有行善,愛民如子,從來不做傷害他人的惡事,如果我今生必須死在你的手上,那也是因為前世的因緣使然。就算必須面對死亡,我也不害怕死後所感召的業力與果報。所以,死有何懼呢?」

魔王聽後,頓然醒悟,對自己以前所做下的種種惡行感到內疚與慚愧。他決定一改過去凶惡殘暴的吃人本性,再也不做壞事,只想多多行善積德。

他對善宿王說:「聽了你所說的話,真是世間難得聽到的修身名句呀!我現在就把捉住的九十九位國王全都放了,從此再也不做吃人的魔王,請你統領我的疆土吧,我將帶著鬼兵們回到各自的巢穴裡修行,再也不為害人類。」

於是,魔王放了九十九個國王,帶著鬼兵們準備離去,臨走前他轉過頭對善宿王說:「不過,如果你管理的國家中有不服從法治,專做危害百姓事情的惡徒,我還是會帶著鬼兵來懲治他的。」

從此這一帶的百姓們再也不受惡鬼之苦,安居樂業,國泰民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