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5日 星期三

臼隋亦

這是一個名叫「不平衡國」發生的故事。

這個國家有一個相當奇特的特性──人民就如國名一樣,這裏的人們幾乎都喪失了平衡感。其實喪失平衡感似乎不是那麼嚴重,但是這裡的人不只是身體無法平衡地走路,連心理也常因為失去平衡而互相衝突。在不平衡國裡,人跟人相處永遠像是歪一邊的天平,這也是每一任國王都感到苦惱的問題。

「不平衡國」的歷任國王,都是以傳統的選拔方式選出來的。這個選拔方式是在兩個懸崖中間搭起鋼索,只要能走過去的人就可以被選為國王。而在最近的日子裡,國內上上下下,瀰漫著一股特別的氣氛,因為五年一度的選拔將在十天之後展開!其實對於這件事,國內的人個個都懷著不同的心態:有的人積極想當上國王,所以興奮地爭取名額;有的人則是害怕得要死,因為,一走上鋼索,不是走了過去,就是掉到深不見底的斷崖下。並且,按照傳統,每個城鎮都必須派出一位代表出席選拔。

規定的日期到了,每一個城鎮都按時派出了一位代表,只有一個城一直找不到適合的人選,人們既不想冒死貪那個王位,也不願意嘗試。最後,大家在商討時想到一個人──臼隋亦──不是因為這個人很會走鋼索,而是這個人容易被說服。

在名單確認之後,各方人馬開始展開如火如荼的訓練。有的人在自己搭設的鋼索下擺設鋼釘床,以警惕自己即便是練習也不能疏忽;有的人則是在鋼索下放彈簧軟墊,讓自己不會在練習時受傷;然而,臼隋亦從開始就完全沒有任何的訓練或練習,反而照常過他本來的生活。

十天下來,參選的人死的死,傷的傷,最後只剩下三位,其中的一位即是臼隋亦--他這一個月什麼都沒做。

選拔的日子終於到了,抽了順序籤,臼隋亦是最後一個上場的。

緊張的時刻終於到來了,三個人的臉有了截然不同的風景:
一個自信,因為經過了無數次失敗跌在軟墊上的訓練,他想這一次一定可以走過去﹔
另一個擔心,他深怕自己就這樣把命丟了;
而臼隋亦呢?
從清晨一早起來便如往常一樣,喝了杯茶就悠閒地走到選拔場就位,坐著等待,又請旁邊的人替他倒杯熱茶。
旁人不免有疑,他怎能這樣悠閒?
他說:「我知道得很清楚,我對走鋼索一竅不通,一時也無法作任何努力,所以幾乎可以確定的是--我將會死。那麼,為什麼我不睡好一點?為什麼不如往常一般地自在就好了呢?死亡是這麼確定的了,為什麼還要去麻煩自己呢?」

終於輪到他上場了,他走在非常細的鋼索上……

現場的人看傻了眼,他走得非常好!
沒有人敢相信,就連平日訓練有素的人也在一旁看呆了,
他們直說這一段實在是不好走、太長、能成功的機率太小、危險度也太高了!只要走錯一步,稍有一點不平衡,死亡之手就會在下面接住你的……。
然而,臼隋亦走到了對面時,自己也嚇了一跳,他也沒料到自己竟然可以走過來。

就這樣,臼隋亦即將成為不平衡國的新任國王。結束的時候,早就有一堆等著參加下一次選拔的人排好隊,等著請教他走鋼索的技倆,希望他能夠傳授一些秘訣。

他說:「"就隨意啊!"如果要我說個方式也很難!
我只知道剛剛那樣的感覺,就如同自己在生活中學習平衡一般:永遠不要流於極端。當我略偏左邊的時候,我就馬上向右邊靠來平衡自己,其他的我什麼都沒做,也什麼都不會做。
不過,我所說的這個方法,對你們不會有太大幫助,因為這不是說了馬上就可以學習到、體會得到的,但是,如果你們也能嘗試用這種方式來生活,很自然地,當你走到那一扇竅門前,你不用敲門,它自然就會為你而開。」


省思

當我們的心中對人事物預先存有看法,往往就已落入了兩邊,是善是惡、是好是壞、是成是敗……,這念心就有取捨、得失,得不到平靜。平常心是道,臼隋亦人如其名;然而,隨意並不代表消極、放縱,而是這念心離開了兩邊,在一切境界中無入而不自得,不為物役、不為境遷,「百花叢裏過,片葉不沾身」,就是真正的自在、解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